首页 > 国内新闻

打好“后疫情”阶段的心理防疫战

文章作者:来源:www.1985y.com.cn时间:2020-04-04



中国的防疫和控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总体情况是积极的,初步具有“后流行病”的阶段性特征。现阶段,心理防疫的重要性日益突出。

心理防疫也是一个重要的“战场”

针对新一轮冠状肺炎疫情的突然爆发,中央政府的立场非常明确:“这是建国以来我国发生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对我们来说,这是一场危机,也是一次重大考验。”因此,在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的重要历史节点上,扎实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彻底战胜疫情,关系到党和国家工作的大局,必然在性质、规模和特点层面上逻辑地推进为“人民战争、全面战争、抗战”。这些都是“可见的”战斗层面,反映了中共中央高层设计的高度战略关切。同时,心理防疫的“无形”方面也非常重要。与现代军事战争中的“心理战”相比,它还以人类心理为目标,以信息为武器,对人类的认知、情感、意志和人格产生影响。其目的是引导其形成积极的斗争态度和社会团结行为的防疫战斗风格,保持科学认知的心理状态,坚决摆脱技能盲区的负面影响,巩固心理防线,从而发挥日益重要的软实力支撑作用。只有把“兵战”和“心战”完美结合起来,才能充分掌握硬实力和软实力共同支持的抗击疫情的主动权,激发高昂的斗志,充分发挥领导、组织和资源的综合效能,为全面打赢人民战争、全面战争和抗击疫情战争奠定重要基础。

习近平总书记对心理防疫工作的部署给予了许多重要指示,指明了赢得“心战”的道路:2月3日,在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研究防疫工作时,他强调要加强心理干预和疏导,要有针对性地进行人文关怀。3月2日,他在视察北京市新皇冠肺炎防治科研工作时指出,要高度重视心理健康,动员各方面力量,全面加强心理咨询。3月10日,在检查武汉市新皇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他再次强调要加强心理咨询和心理干预。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多次强调心理健康、心理干预和心理咨询。当我们进入“后疫情”阶段,这种心理防疫将成为一个重要的“战场”。从本质上说,心理防疫所拥有的精神力量也是一种物质力量,旨在实现说服、转化和凝聚的有效途径、方法和策略,最终达到齐心协力抗击疫情的实效。

这种流行病的爆发极其突然。它的传播速度、预防和控制的难度以及它的危害程度是我们意想不到的。给人们带来的心理挑战也是巨大的。客观地说,人们的消极情绪,如恐慌、焦虑、抑郁、孤独、担忧、易怒和厌倦,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如果这些负面情绪得不到有效的调控和释放,可能会影响人们正常的生产和生活,甚至影响正常的社会秩序,从而危及经济社会发展的质量,损害人民的根本利益。在“后流行病”阶段,我们的工作需要为焦点从“生理学”向“心理学”的转移做好准备,即从“安顿下来”向“安心”的转移。这符合重大公共卫生安全事件的管理逻辑,也有利于内部心理支持系统的质量控制,有利于洞察公共卫生强化体系的必要努力方向,有利于提高应对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能力和水平。在“安定下来”阶段,工作的重点是保证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例如,我们在早期和目前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这些都是为了确保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都是“生命”的“可见”避难所。随着疫情的积极发展,心理防疫这个“隐形”战场,将成为继“住在安全地方”的基本保证之后的主要“战场”之一。在“后流行”阶段,我们应立足于心理防疫的特殊性和“科学性”。这里的科学性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尊重心理防疫活动的客观规律;二是突出心理防疫的重要性,使之明确化、制度化、常态化。因此,必须将“后疫情”阶段的心理防疫纳入疫情防控的总体部署,真正实现科学的心理防疫,进一步提升系统防疫的强大功能和高水平。

尊重心理防疫的客观规律

要增强心理防疫的科学性,必须尊重心理防疫的客观规律。只有按照客观规律进行科学的诊断和治疗,我们才能真正赢得防疫和控制战争。尊重心理防疫客观规律的主要内容之一是科学区分诊疗对象,根据人为因素和时间实施政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加强对患者及其家属的心理干预和咨询。大量新发肺炎患者是这一流行病的直接受害者。他们对这种流行病的感受与我们作为“旁观者”的感受不同。在疫情爆发之初,对这一流行病还没有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科学认识。因此,患者在早期会有强烈的恐慌感。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应加大心理咨询力度,不断加强人文关怀和心理咨询,做好相关的社会保障工作。在“流行病后”阶段,医疗条件已经得到保证。许多病人可能不再有最初的恐慌感,随之而来的是“比较视野”中的焦虑,这是通过与周围的人进行比较而产生的。它可能来自区别对待或对“正常生活”的迫切渴望。因此,面对这些患者,我们需要考虑他们的特殊性,通过人文关怀帮助患者尽快恢复正常生活,引导社区居民正确对待患者及其家人,消除社会歧视,并为患者提供精神安慰、心理安慰、社会融合等服务。进入“后疫情”阶段后,许多隔离人员将恢复正常生活。对于这个群体,我们也应该帮助他们进行心理防疫斗争。当他们受到病毒攻击时,我们应该帮助他们从心理上走出阴霾。

第二,加强前线员工的心理干预和辅导。面对这种流行病,中国出现了大量的“最美丽的逆行”,其中包括大量

第三,加强对广大人民群众的心理干预和疏导。为了打好防疫和控制战争,各地迅速采取了隔离措施。正是这些强有力的措施有效地遏制了疫情的蔓延。然而,由于长期的孤立,广大人民群众经常有焦虑、厌倦和愤怒等消极情绪。针对这些心理问题,一方面要做好相关心理健康知识的普及工作,做好党和国家相关政策的宣传工作。另一方面,要利用各种媒体资源营造一种强烈自信、温暖人心、凝聚人心的社会氛围,及时疏导长期孤立群众带来的负面社会情绪。

心理防疫需要中国精神和制度的帮助。

与“身体防疫”的明显效果相比,“心理防疫”的实际效果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一方面,我们需要不断加强“润物细无声”的心理疏导;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用积极的精神力量来引导和规范心理防疫工作。

首先,中国精神的力量。与国外的疫情相比,我国已经进入了“后疫情”阶段,已经显示出了巨大的制度优势。然而,国外公众所看到的绝大多数都集中在我们的技术和物质优势上,而没有看到我们的精神优势,如敢于冲锋陷阵的共产党员的开拓精神、与当前潮流背道而驰的广大医护人员的奉献精神、广大环卫人员幕后的敬业精神、广大志愿者愿意付出的战斗精神等。这些精神是中国精神的具体表现,正是这些“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写下了非凡的事迹,用时代的战斗行为谱写了史诗般的英雄赞歌。这也是我国防疫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的重要保证。这些中国精神进入生活层面的具体表现,将有助于不断“帮助”我们的心理防疫斗争取得新的成效。

第二,中国体制的力量。面对这一流行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充分显示了它的优越性,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制度本身的科学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包括基本制度、基本制度和不同层次的重要制度,特别是党的领导制度,是我们“集中力量解决重大问题”的重要保证。另一方面,系统的执行能力很强。面对这场流行病的检查,强有力的执行力充分体现在各级组织和社会运行机制的各个方面,与西方一些国家提出的所谓“群体免疫”战略形成鲜明对比,后者实际上是牺牲公共卫生利益、放弃公共治理责任、践踏人权和违背人类道德。在“后疫情”阶段,我们要做好这一阶段心理防疫的全周期工作,还要继续发挥我们的制度优势。一方面,要“借”我们“集中力量解决重大问题”的制度优势,加强心理防疫的制度建设,使我国的心理防疫更加规范化、制度化。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加强心理防疫体系的落实,使该体系真正得到落实,人民真正感到“放心”。这是社会稳定的强大心理基础,也是社会认可的重要前提。

(作者:电子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日韩高清vit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