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理财

疫情过后,中国制造业会流出吗

文章作者:来源:www.1985y.com.cn时间:2020-04-02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新的冠状病毒以指数级的速度席卷全球,在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等诸多方面给国际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世卫组织宣布大流行后,新的皇冠病毒像瘟疫骑士之剑一样迅速渗透到意大利的医疗系统。感染死亡率接近惊人的10%。然而,由于自身的能力和态度,西方世界都选择了“躺在地上像锤子一样”的防疫方法。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病毒全球化的蔓延所带来的普遍人道主义灾难只是时间问题。

幸运的是,中国经受住了考验。作为第一个披露新皇冠疫情和核心城市疫情的国家,中国政府展现了卓越的治理能力。中国人民展示了优秀的组织水平,基本赢得了国内防疫的胜利。从现在开始,下一阶段的重点将转向进口预防和控制以及经济复苏,正如全国人大的翟东升教授在3月初的演讲中提到的那样,“防止经济系统末端的冻伤”。

作为一个高度重视市场经济的现代工业国家,以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已经占到了经济总量的50%,中小制造企业也在国民经济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持续两个多月的防疫工作,打击了一大批依靠现金流但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的中小制造企业、外贸企业和餐饮、娱乐、旅游等服务业。如何确保不会出现大规模的破产和失业,如何迅速消除恐慌,恢复生产,将是未来一段时期经济建设的核心。

另一方面,随着疫情的发展,一种担忧也开始蔓延:相当多的人认为,由于疫情在中国的早期发展而导致的防疫物资短缺,以及由此造成的供应链中断,将导致制造业因规避风险而迁出中国,导致中国去工业化,从而影响经济的竞争力。这种观点在国外疫情爆发前尤其有市场。其中,更具代表性的人物包括耶鲁大学的陈志武教授和一些互联网上的高科技团体(如一名被杀害的医生等)。)。这确实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这种流行病会对中国制造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产业链转移和制造业外流的现象会发生在想象中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弄清楚三个问题。去工业化的本质是什么?如何解释所谓的“风险规避”?制造业走出中国后会面临什么样的困难?

去工业化的本质是什么?让我们想象一个简单的模型。想象一下,你在一个小镇上开了一家早餐店。这个小镇上只有一家商店。全镇的人都给你做早餐。作为一个店主,你擅长招聘,而且利润丰厚。然而,好日子并不长。早餐商店正在逐渐增加。其他商店老板提供更高的工资来雇佣员工,你必须提高工资水平来留住员工。同样,由于想开店的人越来越多,房租和装修材料的价格也上涨了,而员工的工资却更高了,也更乐观了。直接的结果是越来越少的利润和没有利润的早餐店。你已经决定转而卖衣服了。目前镇上没有服装店。当然,你不是唯一看到商机的人。许多在早餐店里赚钱的人也在考虑转向其他行业。一个新的“早餐商店循环”将再次开始。

很明显,如果我们把工人的工资、装修和租金作为生产要素,那么这个简单的模型就反映了经济发展的过程,只从“早点店”的角度来看,它反映了“去工业化”,从“服装店”的角度来看,它反映了“产业升级”。事实上,我们可以用现成的衣服代替“早点店”,用汽车零部件或其他任何东西代替“服装店”,而不影响模型中表达的内涵。然后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由于高利润部门的溢出效应,价格的社会因素

现实中的一个典型例子是荷兰病。由于石油和天然气工业在高利润部门的迅速发展,整个社会的生产要素价格通过溢出效应(工资、福利、租金)急剧上升,一举摧毁了该国的制造系统。事实上,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来看,这种现象的性质会更清楚。资本的首要任务是寻求增值。为了增加价值,它总是寻找利润更高的运营商。当资本增加到承运人的利润达到边际时,它必须寻找折旧率较低、流动性较强、对生产要素分配不太敏感的承运人。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去工业化还是产业升级,都是资本主义产业升级的表现。不同之处在于,升级的目的是利润,而不是生产力的发展,这解释了为什么金融证券化是所有资本主义经济模式的最终目的地。

对于那些将制造业从本国转移到中国的西方国家来说,所有被转移的制造业都在本国经历了边际利润过程,如果他们想搬回来,他们也将面临无利可图的困境。为了消除这种困境,他们必须降低生产要素的价格,并对生产要素重新定价。它将不可避免地伴随着资本的大规模消灭,就像苏联解体时发生的那样。这个结论与《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得出的结论相似。通过对300年财富不平等的研究,皮切蒂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只有暴力(战争)才能改变经济不平等的发展趋势,而对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来说,经济不平等本身就是资本增值的结果。然而,对于当前的西方世界来说,这种改变是完全不可能的。不可能看到生产要素价格的任何自发和被动的重估,也不可能形成资本萧条,从而切断制造业回归的可能性。

让我们再来谈谈“对冲”。从目前的角度来看,这一流行病的蔓延对世界各国的社会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目前的趋势是关闭城市和航班。随着疫情的进一步爆发,可以预见各国将切断人员流动。这一流行病带来的变化确实对全球经济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但是对于那些需要“规避风险”的企业来说,风险本身是可怕的吗?考虑到安全,开一家早餐店就足够了。建一个服装厂需要完善的配套设施。发展信息产业,对智力资源的需求很大。正如马斯洛的企业需求层次理论一样,技术水平越高,对产业集群合作的要求越高,企业的风险偏好越低,对“套期保值”的要求越高。

对于企业来说,风险并不可怕。重要的是应对风险的能力。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应对风险的能力实际上反映了政府的治理能力。在发展过程中,中国政府雄辩地证明了自己消除经济发展风险的能力。从基础设施建设到人才培养,从经济政策到产业规划,都为产业升级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从这种流行病应对的表现来看,传统的西方旧政府出丑了,留下了许多笑话,如“全民免疫”。金融资本也是如此。3月9日,在美国疫情全面爆发之前,美国股市首次被吹走。俗话说,“信心比黄金更重要”,投资者对美国股市失去信心的原因是特朗普政府的古怪行为。

可以说,在这个时代,政府的治理能力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了经济本身。哈耶克从心底里知道,他想象中能够保证市场经济无限发展的超级政府实际上是存在的,但只出现在社会主义国家。在世界流行病爆发的这一关头,中国已经开始进入正常秩序,开始恢复所有人的工作和生产。这种鲜明的对比实际上告诉世界各地的企业,中国有能力在全球流行病面前提供一个安全有序的商业环境

显然,第一个是转移周期中的市场份额将被另一个企业占据,而另一个企业可以凭借其独有的市场优势获得超额利润。二是产品竞争力在建筑成本摊销周期中会下降。对手的市场份额上升,利润上升,成本下降,而转让企业的市场份额下降,利润下降,成本上升。简而言之,有利也有弊。如果不考虑外部影响,那么转移企业只能依靠技术优势。事实上,这在现实世界中也很常见。产业转移依赖政府补贴来抵消成本,或者依赖资本萧条来获利,或者依赖关税壁垒来保护市场。如果这些都不存在,或者依靠技术优势来减少损失。

然而,除了关税壁垒,其他国家可以依赖的武器实在有限。然而,考虑到美国将在危机面前推出新一轮货币超级发行,对于缺乏货币主权的国家来说,关税壁垒只会导致大规模通胀,无法持续。然而,在现实世界中,除了少数几个国家在少数几个行业设置的技术壁垒外,没有哪个行业比中国具有显着的综合技术优势。

如上所述,我认为这种流行病不会导致去工业化,但会进一步加强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总的来说,如果把生产要素的价格、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技术优势分开来分析,就会发现这三者也形成了一个不可能的三位一体。一个国家不可能同时具备生产要素价格低、政府治理能力强和技术优势的条件。拥有一流竞争力的国家最多只有两个:生产要素价格低,政府治理能力强,但没有技术优势。这是一个新时代的中国。这个国家有强大的治理和技术优势,但生产要素的价格很高。这是20年前的美国。生产要素价格低,有技术优势,但政府的治理能力不好。这是19世纪末的美国。然而,大多数国家最多只有一个优势,甚至没有一个。要在这个星球上找到这样一个拥有三个要素的国家来进行产业转移,这样一个国家在现有的世界体系中是不存在的。

我在3月17日写了一篇关于特朗普困境的分析文章。现在看来,了解王的总统生涯并没有让文章的发展感到意外。唯一的遗憾是我当时没有做出预测,错过了成为魔杖的快乐。没人预料到从2020年到现在变化会如此之快,所以我根据上述分析做出了几个大胆的预测,这些预测并不一定可靠,但只适用于大脑补充。

首先,如果美国疫情继续恶化,反华情绪可能很快就会到来,美国将失去最重要的智力资源,以香港、台湾和华为为核心的国际反华势力将受到重大打击。

第二,我们的国家不仅会在这次疫情中弥补一些重要的工业短板,还会看到低端制造业回归的现象。

第三,以金融资本和信息产业为载体的全球化不会倒退,而是会进一步加强。

PS:对《二十一世纪资本论》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扫描下面的小程序代码,进入当当网的反射和购买专用链接,并使用优惠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