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新闻

荒淫的西北王马步芳:蹂躏5000女子 胞妹侄女都被奸

文章作者:来源:www.1985y.com.cn时间:2020-04-02



民国时期,西北的甘肃、宁夏、青海地区有几支强大的回族武装。因为它的首领都是甘肃贺州的回族马,所以被称为“马家军”,俗称“西北马”。由于割据的范围不同,分为“宁(夏)马”、“清(海)马”和“甘(苏)马”。它的势力也扩展到了新疆。20世纪40年代末,马鸿宾、马鸿逵和马步芳是“马”中最有势力的三个群体,被称为“西北三马”。

29岁的马步芳

其中,马步芳残忍、恶毒、放荡、暴力,被称为“地方皇帝”。马步芳恬不知耻,放荡不羁,这在国民党上层是罕见的。当他在中国大陆时,他曾公开表示:“除了生我或生我的人之外,没有强奸。”他的下属的妻子和女儿,他们家的妹妹,侄女,兄弟和弟媳,都逃脱不了他的魔掌。在埃及,马步芳仍然很难改变他浪漫的天性。酒店的女服务员、舞厅的舞女以及跟随他去开罗谋生的下属的家人都被他强奸了。甚至他的孙女也被强奸并生了一个儿子。为了隐藏,马步芳亲自杀死了婴儿。据随后居住在中东的回族人对台湾国民党当局的破坏,包括汉族、回族、满族、蒙古族、藏族、哈萨克族和撒拉族在内的各种族妇女中至少有5000人遭到马步芳的蹂躏。

马步芳,祥子,1903年生于甘肃贺州(今临夏)。早年,他加入了宁海军事训练团。毕业后,他在青海地方军事集团的指挥下,他的父亲马奇和他的叔叔马林。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他先后担任旅长、总司令、陆军司令、纵队司令和陆军总司令。1936年任青海省政府代主席,1938年任青海省政府主席。抗日战争期间,他担任第40军总司令和第82军司令,并派兵参加抗日战争。1945年,他当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1948年9月,他兼任西北军政府副省长。马步芳家族统治青海长达40年,尤其是马步芳,他是最残忍、最恶毒、最放荡、最暴力的一个,被称为“当地的皇帝”。

1949年5月18日,马步芳被任命为西北军政长官。同时,他还被授予中将军衔,实现了成为“西北之王”的夙愿。七月,由于张治中留在北平,马步芳正式成为西北军政长官。

照片显示的是马步芳(站着)和他的弟弟马黥布。

马步芳兽交和淫荡的恶毒手段主要有:第一,他凭借政治特权,强奸了一些下属的妻女;第二,勾引一些内室的亲戚;三、引诱或设计针对某些女孩;4.从人民手中抢走一些妇女;五、购买妓院个体妓女。就年龄而言,12岁的人被强奸,13或14岁的人被强奸。当他们死于强奸时,医生会给他们药物治疗。形势极其悲惨。就世代数而言,有一个家庭被强奸了三代,母亲和女儿、姐妹和嫂子,以及整个家庭的妇女和她们在村里的亲属。就人际关系而言,一个人强奸了自己的妹妹、侄女、表亲和表亲的妻妾。

1949年,马步芳以寻求国民党中央政府的帮助为借口,带着一大群妃子乘坐陈纳德的民航旅飞机,背着徐永昌飞往重庆,离开他残酷统治了40年的青海。9月6日,到达重庆的马步芳得知西宁被人民解放军俘虏,痛哭流涕。同样到达重庆的徐永昌一方面指责马步芳,另一方面抓住机会扣留了马步芳运往重庆的部分财富。马步芳不敢在重庆久留,很快就飞到了广州。马步芳打电报给他仍在西北战场的儿子马继元,要他到广州来接他。不久,马哈拉诺比斯家族的一些重要人物

10月初,台湾当局“行政院”召开第五十二次会议,命令马步芳擅离职守,给予“撤职”处分。马步芳觉得自己一生中犯了太多的罪,留在台湾会带来无尽的麻烦。他决定离开。他用他一贯的“黄金外交”,用2000两黄金贿赂国民党元老吴忠信,他在蒋介石面前能说得很好。吴迁居蒋后,不准他返回西北。马步芳很清楚,他很难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先向恶人提出申诉。一旦马鸿逵来到台湾,他一定会跟他算账。

10月11日,马步芳飞回香港,以去麦加朝圣为由请假,并拿到了出国护照。后来,他和他在香港呆了20多天的亲戚和下属包租了三架英国航空公司的专机,200多名成人和儿童从香港飞往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

抵达利雅得后,沙特国王特地接待了他,并提出给他一辆车,但马步芳拒绝了。马步芳安排了每个人的生活,买了四辆车,带领一些人去麦加朝圣,并去麦地那祭拜穆罕默德的墓。因为当地天气太热,我不得不暂时转移到塔伊夫省避暑。后来,马步芳和他的随行人员搬到了吉达海港,那里气候相对凉爽,在沙特阿拉伯有许多领事馆。

从1950年开始,马步芳搬到了埃及首都开罗。他在开罗的一个住宅区马尔迪33号买下了公寓的第一个庭院,作为他自己的私人住宅,公寓的内部装饰超过了皇家宫殿。他又买了一栋13层的大楼作为其余员工的住处。为了不吃不喝,马步芳开了一家舞厅和三家酒店。同时,马步芳也从事走私活动。过去,国民党政权拨给他的大量军费,在他兑换成黄金后被他贪污。当他听说黄金在印度黑市上很值钱时,他组织了走私和倒卖活动。

照片显示马步芳与蒋介石合影。

1957年,因为埃及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得人心的马步芳搬到了沙特阿拉伯居住。马步芳突然从权力的顶峰跌落到流亡国外的普通人身上。他们每天无事可做,所以他们雇佣中文和阿拉伯语老师,坚持和家人、大人和孩子一起学习阿拉伯语和中文,并邀请其他人给他读《古兰经》。他们似乎对窗外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只读过《圣经》。从表面上看,他有一个相对平和的心态,经常对周围的人说:“这不是一个征服世界、坐在宝座上的人就能赢的游戏。”"在任何山上伐木都没有错."

儿子马继元很快逃离了家。父子一见面,马步芳就笑着说,“啊!当你来的时候,如果你来就好了。你把军队交给他们了吗?”马继元回答说:“都给了。”马步芳说,“没错。”总之,马步芳在日常生活中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抑郁。他看起来很悠闲快乐。然而,当国际形势发生变化时,他的反共面孔就暴露了。

沙特阿拉伯的许多海外华人都是虔诚的穆斯林。马步芳也想再次沉迷于“地方皇帝”,于是他贿赂了台湾当局,最终得到了台湾当局在沙特阿拉伯的“全权大使”。然而,马步芳阿拉伯语说得很差,最害怕参加任何“外交宴会”,很少每天去“大使馆”办公室。他的汉字水平也很差,接近文盲,所有文件都写有“读”字,然后提交给书记审批。

20世纪50年代末,台湾当局采取积极行动邀请沙特国王访问台湾,以扩大台湾当局在阿拉伯国家的影响。然而,当马步芳想“陪”他回台湾时,他采取了一种消极的态度,一直拖到最后他放弃了。在任的四年里,马步芳从未履行过回台湾“述职”的职责。

马步芳压迫当地华侨的手段相当残忍。大多数在沙特阿拉伯的海外华人以缝制衣服和制作帽子为生。马步芳买下了所有的缝纫机,迫使海外华人以100英镑的价格购买

当马步芳第一次到达沙特阿拉伯时,他经常带着一群妃子去麦加朝圣。阿跑跑者看了大吃一惊,认为一个男人不可能有这么多妻子,一定是他变成了别人的妻子。因此,他当面责备他说:“你带着别人的妻子去参观天宫,亵渎了它。我会扇你耳光,开除你。我也会向政府报告并驱逐你。”马步芳吓坏了,很快就把附近的女士们都送走了。其他人说他买不起,他贴了一点钱。朝觐结束后,他去取回来,并被当作笑话传下去。

1961年春,马步芳为台湾当局的“外交事业”制造了一个大丑闻。原因是五姐马月兰的背叛。马月兰是马步芳的表妹马布伦的女儿。当马步芳去开罗时,她陪着她的家人。马步芳看中了外甥女的美貌,要她做他的妾。他还威胁马步隆夫妇说,“如果你不把她给我,我要你全家都死!”就这样,马月兰成了叔叔马步芳的玩物。

马步芳来沙特做“大使”后,马月兰被关在吉达海岸的一所房子里,不允许与任何男人接触,经常被马步芳殴打,而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在很远的地方。但是,马步芳瞄准了马月兰的母亲和她的两个妹妹,让她写信叫她们到马的住处“住在一起”。马月兰不能忍受母女被践踏的屈辱,断然拒绝,于是马步芳想尽办法折磨她。

这张照片是马步芳的老照片。

及时,台湾当局派另一名“参赞”宋宣权到他们在沙特阿拉伯的“大使馆”。宋的妻子是个外国人,思想开放,同情的处境。她帮助自己逃离老虎,藏在自己的房子里。随后,马月兰继续向台湾“外交部”、“监察院”和“立法院”发出检举信,要求他们指示马步芳尽快归还其被扣押的护照,以便她能够前往台湾指控其叔叔和丈夫的“大使”的罪行。

照片显示的是马步芳家族的后宫

马步芳。得知此事后,她下令在“大使馆”挖一个洞,活埋宋宣权。她还带领几个人去砸宋的房子。宋玄权和马月兰跑到阳台上大声呼救。沙特警方立即派警察当场抓获马步芳及其一行。但马步芳是一名“外交使节”,享有豁免权,其余人被警方拘留。

这时,台湾当局“外交部”派来调查此事的官员赶到,敦促马步芳把“党和国家的声誉”放在第一位。马步芳立即跪下向他磕头,要求他不要把“党国”和“家庭事务”混为一谈。然后,马步芳站起来,站在阳台上骂马月兰。

马月兰会说阿拉伯语,有时会用中文责骂马步芳,有时会用阿拉伯语公开向沙特路人透露。当时,大约800人聚集在现场,造成交通堵塞。最后,沙特阿拉伯外交部出面干预,将马月兰护送出境。然后,从黎巴嫩到港英当局,马月兰一路抱怨,并给它开了绿灯,使得马步芳最初的计划她到达贝鲁特时不能搬家落空了。

这张照片展示的是马步芳家族的女性。

不久,马月兰逃到了台湾,并出现在台湾“监管机构”的起诉书中。然后,一封来自沙特阿拉伯华侨的联合投诉信就像雪花一样。台湾的报纸充斥着标题,如“踏着马蹄香的鲜花归来,作为一个浪漫的大使是可笑的”,“后宫是多么美丽,侄女们是多么美丽”。“监察委员会”也以“破坏外交关系、拖延国家”和“乱伦、强迫婚姻和迫害华侨”的罪名相继提出弹劾案,直至“外交部”和“行政院”被追究责任。

自然,马步芳不会被送去受审。台湾当局甚至想尽可能掩盖丑闻。最后,马步芳“辞职了”。马步芳在沙特阿拉伯已经声名狼藉,中东国家不欢迎这个打着宗教幌子的丑陋阶级。从那以后,他一直躲在住处消磨时间。1975年7月31日,一个恶毒的马步芳突然死在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