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山信息网

脱贫攻坚 决战乌蒙——贵州省毕节市实践“大扶贫”力啃硬骨头纪实_吾谷网

毕节市大方县于冲镇油牡丹种植示范区。(信息图表)

三十年后,轻轻一指。

当时,这是该国贫困程度最深、贫困人口最多的地区。人们在“越穷越有教养,越有教养越贫瘠,越贫瘠越贫穷”的恶性循环中挣扎。数百万农民不得不依靠政府救济谋生……”“老的、少的、边界的、山的、穷人的”和许多其他的标签被结合在一起,这使这成为西方乃至整个中国“穷人中的穷人和陷入贫困的人”的典型例子。

今天,一系列数字显示了这里的生活变迁:558.5万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发生率从65.4%下降到13.19%,森林覆盖率从14.9%上升到50.28%.位于乌蒙山腹地的贵州省毕节市,实现了人民生活从普遍贫困到基本福祉、生态环境从持续恶化到明显改善的奇迹般飞跃。

与贫困作斗争,回到乌蒙山。

1988年,毕节扶贫工作从成为全国唯一一个以“发展扶贫、生态建设”为主题的试验区开始,肩负着的重任,除了帮助一部分人脱贫致富外,还为我国的扶贫事业贡献了毕节的经验。事实证明毕节并没有辜负它的使命。

30年来,毕节始终把扶贫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中之重和第一要务。一个蓝图后面跟着另一个蓝图。毕节决心创新,齐心协力,克服困难,形成“大合作、大党建、大产业、大生态”的“大扶贫”格局。习近平总书记充分肯定了毕节的探索和实践,认为毕节对全国其他贫困地区具有重要的示范作用。

一路旅行到陆戈。毕节扶贫开发的经验与时俱进,不断发展和抛弃。当国家的消除贫困运动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时,这一年国家贫困模式创造的典型经验对于啃“最硬的骨头”和打破“最后的堡垒”具有不言而喻的意义。

初夏,本报采访小组深入毕节,翻过山川,走进村庄,走进家园,一路探索思考,勾勒出毕节的行进路线和作战地图,从中汲取这场与贫困作斗争的重要经验。

大合作、大融合、大扶贫

对于自我发展能力严重缺乏的地区,外部“输血”援助是增强内部“造血”能力的唯一途径。毕节探索形成了全方位、立体、多层次参与“大扶贫”的格局。各民主党派、全国工商联、中央部委、一线城市和民营企业携手“大合作”,为扶贫攻坚注入强大动力。毕节的实践充分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为世界减贫提供了“中国计划”。

5月24日,当人们看到1500名身穿红色t恤的人抵达毕节时,他们仍然震惊不已。"这是恒大集团第三批支持乌蒙山扶贫团队的成员."恒大集团副总裁、扶贫办公室主任、毕节市副市长董尧表示,随着第一批先遣部队和第二批各级人员的进驻,恒大扶贫团队将在乌蒙山共2108支。

一家私营企业调动了整个集团的力量和资源来帮助一个地区发起一场消除贫困的斗争。最高管理层临时担任地方领导干部,并在各区县设立扶贫分支机构.相信这一定是世界扶贫史上前所未有的举措,这一幕只是毕节在“大合作”和“大扶贫”力量融合中创新探索的生动例证。

就像幸福大部分是一样的,但是不幸在不同的地方是不同的

九三学社协调上海雪荣集团投资8亿元,支持大方县和威宁县食用菌产业扶贫基地建设。它建造了1000个连续的蘑菇栽培温室和平方米的高级真菌栽培植物,创造了1400个新的就业机会。

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在织金县组织民营企业家雇佣30多个批次,出口5191名农民工,并以其他形式驱赶名农民工。

走在毕节市,我不时能看到“同心”的题词和口号,这生动地证明了所有民主党派都在合唱《乌蒙山扶贫》。通过协调,试点领域得到了帮助,赢得了政策和项目。30年来,共引进项目925个,投资1280亿元。工业反哺农业能力的提高为毕节的扶贫开发奠定了基础。

一旦你有钱,道路就会畅通。现在毕节不仅实现了村村通油,而且实现了县道通县。道路将群山连接在一起,疏通了导致毕节贫困和闭塞的“不畅通道”。这座山仍然很高,路也不远了。成群结队的贵州货物已经出山了。天麻、竹荪、花椒和茶叶.不断向北方、国家的上部和更广泛的地区销售。

与此同时,“扶贫合唱团”的成员也在增加,其中33,354人已来到相应的城市。1996年,深圳帮助毕节建设和扩建了104所医院和151所学校,缓解了30多万贫困农民的医疗困难,惠及5万多名学生。

国家部委在这里。2010年,农业部等17个中央部委和单位启动了“威宁试点”,开展有针对性的支持。2014年,威宁自治县实现了全省全县“脱贫脱帽”的目标。

私营企业在这里。在斥资30亿元帮助大方县的基础上,恒大决定再捐赠80亿元帮助毕节整体脱贫。以恒大为首,广东伊利集团等27家上下游企业相继落户.

全方位、立体、多层次的社会“大扶贫”模式为毕节地区人民脱贫致富提供了持续的资金和项目支持。然而,只有通过内部因素,外部因素才能充分发挥其有效性。毕节需要解决扶贫这个“难题”,或者依靠全市共同努力,努力打造一条符合毕节实际的新的科学脱贫之路。

伟大的党的建设引领伟大的扶贫

有才能的人的奋斗永远是搞好农村工作的铁律。战胜贫困的决定性斗争需要更多的人才和组织保障的支持。毕节的创新实践是准确选择“一秘”,在产业链上建立党支部,对农民脱贫创业的科技人员进行考核和评价。事实证明,随着工业的发展、集体经济的发展和农民增值利益的分享,村干部将有信心发言,基层堡垒将更加稳定和有吸引力。

先测试,然后演示。这是一种有中国特色的工作促进方式。实验区建立以来,毕节承担了“开拓新路、探索新经验”的使命。创新的源泉在基层,创新的关键在于人才。

"“大扶贫”要以“大党建”为先导.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贵州省委员会副主席、毕节市委书记周建琨表示,扶贫开发应与基层党组织建设有机结合,加强乡镇党委书记、村支书、农村致富带头人的“三支人才队伍”建设,使他们在基层创造更加务实、新颖、艰苦的举措。

号角一响,风就吹了。1998年,毕节市县干部去了贫困村

村集体没有资金主管,负债累累,运转不畅。村干部是可有可无的,对群众没有吸引力。这是绝大多数贫困村庄面临的“空壳”问题,也是难以消除贫困的组织原因。为了让群众信任,我们必须搞好村集体经济。毕节的办法是在产业链上建立党支部。

”根据“政府公司党支部农民”建立的利益联动机制,政府将投资于项目的基础设施部分。企业作为村集体的固定资产,每年都会向村集体发放红利,这将把村集体经济的发展与贫困群众收入的增加结合起来。”毕节扶贫办公室副主任刘敬东说。

黔西县临泉镇引进并培育了5家猕猴桃产业公司和合作社种植猕猴桃。政府已经整合了1260万元的水利基础设施和石漠化治理项目,作为村集体资产成为股东。根据初步计算,村集体可以获得企业10%的股份。

有了钱,项目就要来了,你是怎么做的?农民缺乏知识和技术的问题已经出现。“一场雨和一场雪,一种流行病可能导致许多种植项目的完全灭绝。这种情况时有发生。”毕节农业委员会首席农学家刘红梅说。

鼓励农业技术人员有偿留在农村,在山区建立高效生态农业发展项目,是毕节“挑动一池泉水”的大胆探索。毕节市财政自去年以来每年预留1000万元,规定各区县配套资金至少2000万元,综合运用贴息贷款、参股、担保、先建设后补偿等方式解决项目启动资金问题。毕节气象局观测部门干部

张驰在七星关区观音桥街红岩村及其周边地区培训了100多名食用菌种植专家,这些人经常给其他乡镇提供技术指导。目前,全市已批准423名农业技术人员领导373个项目,投资7亿元。

现在,一些地方扶贫项目已经建成并盈利,但它们与农民无关。为此,毕节对自主创业的农业技术人员的考核设置了严格的标准:要发展特色种植基地和养殖基地,必须带动至少20户贫困家庭共同发展。然而,加工和分销企业以及电子商务平台必须驱动至少50户家庭和100户贫困家庭。

大工业支持大扶贫

建设扶贫工业,除了精度或精度。准确的选择,产业规划是由资源禀赋、产业基础、生态环境和供给需求决定的。精密动力、产业发展建立“全链条”扶贫机制;精确着陆,提升福利挂钩计划,让贫困家庭分享产业红利。毕节的思想不仅解决了紧迫的问题,而且保证了长远的发展。它既是辩证法又是方法论。

在大方县于冲镇,恒大集团援建的油牡丹套种皂荚基地已经初具规模。层层梯田盘绕在山顶上,蜿蜒如春螺,雾霭如云塔,给荒山带来生机。目前,整个基地种植油牡丹6000亩,皂荚4000亩,覆盖67户贫困家庭227人恒大集团扶贫办公室副主任阮施恩表示,套种结合既有眼前效益,也有长远效益。牡丹用于榨油将在两三年内获利,而与之套种的皂荚果实通常需要七年才能结出果实,这可以有效对冲市场风险。

“这个项目符合毕节通过工业帮助穷人的想法。它不仅解决了紧迫的问题,而且确保了长期发展。”王一民,农业部临时干部,毕节市委常委、副职

“我们把工业发展与农民、科技、合作社、教育培训、特色品牌、龙头企业、融资、基地、园区等九大发展要素联系起来,形成“大工业”连锁扶贫机制。”毕节市农业委员会主任路遥表示,在全市农业系统的共同努力下,326个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4000多个大型种植示范基地和857个大型养殖基地初步建成,带动19万贫困人口。

过去的“拯救生命的土豆”现在被这种“全链条”机制转化为“财富丰富的土豆”。2015年底,威宁自治县从山东省滕州市引进了“三膜马铃薯”种植技术。“一层覆盖塑料薄膜,两层覆盖拱形棚,三层覆盖塑料棚”,马铃薯一月份种植,四月份收获,提前一个多月上市,效益翻了一番。三膜马铃薯的成功引进改变了威宁只生产秋马铃薯的历史,提高了土地利用率。水俣病合作社主任毛长富表示,示范种植每亩产量约5000公斤,收购价格超过2元,平均每亩产值超过1万元。

如果你生产得好,你必须卖掉它。你必须卖个好价钱。2014年,毕节打造了贵州第一个区域性农产品公共品牌“武梦山堡毕节镇好”。威宁土豆、七星关白萝卜、大方皱椒、织金竹荪和赫章核桃……都以同一品牌联手进入市场。去年,全市79家企业的113件产品获得品牌使用权,总销售额超过3亿元。通过公共品牌效应,农产品平均溢价超过30%,直接增加了5万多农民的收入。

行业发展了,品牌变得响亮了,收入也增加了。我们如何避免“工业帮助富人而不是农民,农民而不是穷人”?毕节提出了“五环”升级计划,以促进“三个转变”。

通过组织和协会培养和加强市场经营者,如农业园区、龙头企业和合作社;通过产业联动,主要农产品的生产将逐步集中在优势地区。通过基金合作,“优惠贷款”是形成共同基金使用方式的起点;通过市场联系,突出“农超对接”,充分利用“对口市场”,发展电子商务市场;通过利益联结,农民、村集体和新型农业经营实体之间的利益分配关系将得到加强。

毕节在“五大联盟”的基础上,更好地实现了农村资源向股权、资本向股权、农民向股东的转化。目前,农村“三改”试点乡镇贫困家庭人均收入每年增加8139元,农村人均收入每年增加元。

大生态促进大扶贫

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关系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毕节试验区从一开始就不以经济增长为唯一目标,而是通过发展促进生态建设和扶贫,将生存和生态从“对抗”走向“双赢”,实现“生态美”和“平民财富”的有机统一,走出生态保护和扶贫之路,并通过实践生动诠释“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论断。

毕节迎来炎热夏季的旅游旺季。连绵不断的青山和蜿蜒的绿水挡住了灼热的阳光。这座城市的平均气温只有21℃,新鲜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它成了人们向往的“夏日天堂”。

随着百里杜鹃、织金洞、草海湖、九彩坪等优质旅游区的大力推广,“东天府地、花海碧节”的称谓也越来越响亮。2016年,毕节接待游客5494.2万人次,综合旅游收入444.46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近30%。

很难想象这曾经是一个被评为“不合格”的地区

毕节市开创了“五子一家”的立体生态经济发展模式。山顶种植松树和柏树以节约水资源。为了增加收入,山坡上种了经济树。山下正在努力调整结构,发展现代高效农业。剩余劳动力被用来在美丽的乡村创业“挣钱”和建造“房子”。实现了山、水、林、田、路、房的综合治理,形成了“大生态”扶贫机制。

良好的生态最终会带来生产力。毕节通过林业、扶贫、移民等项目和资金的整合,大力发展特色果树、中药、高山生态有机茶等产业,打造了中国“核桃镇”、“樱桃镇”、“天麻镇”、“竹荪镇”、“贡茶镇”等品牌。到2016年底,全市将发展果林331.25万亩,森林经济150万亩,林业总产值193亿元,覆盖38万贫困人口。

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绝不是一对矛盾,它们可以互相促进。赫章县核桃种植面积163万亩,坚果产量3万吨,年产值12亿元,农民人均收入2000多元。满山的绿核桃树也为长江上游和珠江上游创造了良好的生态屏障。

依托生态资源,旅游扶贫和文化扶贫有基础。七星关区沙锅寨村依托附近1万亩林场,集中种植150亩玫瑰和100亩薰衣草,打造观光花卉基地。在非世袭继承人蔡群的领导下,织金县官寨乡小陶裸村村民利用苗族蜡染技术建立了蜡染博物馆,直接带动200人就业,平均年收入从5000元提高到4万多元。

对于“下坡”农民,毕节通过激活承包地、山林地、宅基地三块地,将低保、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三种保障联系起来,统筹解决就业、就学、医疗三大问题,建设运营公司、农点、公共服务站三个场所,探索集体管理、社区管理、群众动员三大机制,让搬迁户有所作为、有所赚。

回首30年,道路是蓝色的。在与贫困进行决定性斗争的道路上,鱼雨将取得成功。在中国创造“人类历史上最快、最快的大规模减贫奇迹”的征途中,毕节在“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的地方走在了前列,并为摆脱山区贫富差距开辟了一条科学之路。脚下的路,充满自信。毕节市市长桑魏亮表示,要集中力量战胜贫困,加快赶超,与小康同步,毕节到2018年一定能够在省级“脱贫脱帽”。到2020年,毕节一定能够与全国同步建设小康社会。

展望未来三年,我国消除贫困的挑战将越来越严峻。没有摆脱贫困的人的贫困程度会更深,没有摆脱贫困的地区的发展能力会更弱。毕节的经历更加珍贵。“探索贫困地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途径,探索多党合作事业改革和发展的新经验。”毕节从试验区一直到示范区,肯定不会受秘书长的委托。

youtube.com